阿滅咩

那些年推过的文,写过的评(3)——十年之后看双桥,浅析金鎏影紫荆衣

南淮期:

  霹雳早已经退坑,虽然后来又断断续续补过一阵新剧,但始终也没有重新提起来,直到前两天在网上偶遇基友,聊起曾经一起追过的本命和墙头,还有当时大红的各路CP,忽然发现回头看,对好多人物和CP的观感都和以前有所不同,特别是双桥,对这俩,金鎏影和紫荆衣,甚至金紫双桥这对CP,看法都有了颠覆性的改变,也是蛮感慨的,写下来留个纪念,个人看法,不洗白,不代表三观正确,诸君理性看待,勿掐,另外欢迎讨论。


  先说说十年前,那时候是很大众的想法,概括起来大约是的“小紫怎么这么瞎,阿金怎么这么渣”,套路化的“金对不起紫”模式,那时候被编剧那个紫荆衣原设是女的说法洗脑,包括紫荆衣叛离玄宗,以及后来的反派阴谋诡计杀杀杀都归结于“为了金鎏影”这一理由,顿时双桥此CP就苦情无比,最终相杀紫荆衣极招毁桥顺理成章被解读为“紫到死都舍不得打金”,更奠定了金作为攻方简直渣得无与伦比的“至渣”地位,那时双桥圈日常就是心疼小紫虐虐渣金,各种OOC到泛滥的渣攻贱受与妻奴女王设定。


  由于萌CP嘛,侧重点自然放在CP本身,所有的不科学都自动无视,比如作为独立个体来看,紫荆衣反叛理由极不明确,当反派理由更不明确;比如认真追究起来,他俩的相处模式并不以金鎏影为主导,更多的时候,主导者反而是紫荆衣;再比如说,最后俩那段互相指责对方不了解自己的经典对话,深扒起来有很多问题可以探究;还有最重要也最难以理解的一点,以紫荆衣的智商心机和行动力,如果不是他自己主观意志,金鎏影能用什么说服他一起绑定反叛当BOSS,注意作天作地到最后于紫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好处,难不成还真凭脸吗?


  所以那时候紫荆衣“倒贴”的说法横行,还有个著名“倒贴团三席”的称号,如今刨去粉丝滤镜,再跟前段时间的慕容情对剑之初比比,回头再看看原剧,忽然觉得说紫荆衣“倒贴”的话,金鎏影简直要哭晕在厕所。


  因为无论怎么花式倒贴,其核心主题不会变,永远是一方所有的行为以相方安危利益为中心,说实话紫并不很在意这点,很多事他干的都只能说凭高兴,想抢神器就抢了,想救燕归人就救了,他出主意金执行的模式也不止一次地让金陷于险境,到最后一明一暗的卧底计划更是直接把掉马甲的金扔上了台面,论起风险,毫无疑问金是头一份,而紫本身还有不止一条的退路,别说啥紫不会让金出事,出事了也会救他之类的,这话太虚太理想主义太CP恋爱脑,当时的情况下,紫根本没有十足把握保住金的办法,金的顾虑并没错,他的性命就挂在紫那点交情上,一旦紫选择放弃这点交情卖了他,甚至都不需要紫卖他,只要随便出点什么意外,那挂的妥妥就是他,那个点上,他远比紫绝望,于是心态失衡选择了想当然的先下手为强,而他也未必是真被问天敌蒙了,问的挑拨只是坚定他杀心的借口,作为一个守序邪恶,要干点啥他必然要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借口,而自欺欺人一直都是金惯来的毛病,无关信任与否。


  认真讲这俩互相的依赖程度,金对紫的依懒性远大于紫对金,同样的玄宗叛徒,相对于紫,金才是真把自己过成了孤家寡人,到杀了紫之后,那种由内而外散发的末路亡命徒气息,什么也不纠结了安心干活等死,反而使长生殿时期的他显得格外积极;而紫不一样,他活得挺随心所欲的,除金之外,要朋友有朋友(卧龙行)要红颜有红颜(莎罗曼),只要他乐意,想交好谁可以说完全不是问题,这点可见真心实意的好孩子燕归人和西风小妹,甚至日月书大,在他身份曝光前也觉得紫挺不错挺正道高人的,然后被一坑一个准,作为反派BOSS,双杀日月,坑死善法,这等辉煌的业绩也是没谁了,重要的是自个儿还没暴露身份,直到金掉马甲才被顺藤摸瓜地怀疑上了,总说金影帝,比起紫,他影帝得还不够看。


  同样,紫荆衣那种火爆直率又毒舌的脾气让他很没有智者气质,很容易就让人忽略他智商爆炸的事实,而金出卖紫功体弱点先下手相杀的行为又渣得太彻底,导致第一反应很容易莫名其妙把紫归为什么“除了金一无所有付出一切还错爱负心人”的弱势一方,现在再想想,这货明明比金凶残多了,现在台面上大部分反派BOSS当得太累,搞事坑人编剧都得给找个不得不干的理由,什么为情为民为组织,磨磨唧唧牵牵拉拉以便日后洗白,反而紫荆衣一想搞事就搞事只管自个高兴就好的反派个体户,啥也不为从头坏到尾,倒是智商在线业绩惊人,想想这反派当得还挺炫酷。


  和基友讨论了半天,我们统一认为双桥身上都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作气,金鎏影不用说,他的“作”溢于言表,从性格到行为简直无一处不作;而紫荆衣的“作”全体现在思维逻辑上,他诗号以及性格中凝练出的一个代表词是“率性”,率性之人当然可爱可亲,但如果率性到某个程度,那就是极端的自我中心主义,除了本身想法,其他东西都是扯淡,当为正义服务的条条框框丧失约束力作用的时候,人对善恶也就不那么在意了,从某个层面上来说,紫荆衣可以算是相当冷情的人,在乎的人他不吝倾尽全力为之谋算,而不在乎的在眼前死光了他都不会眨眼,说起冷情来,玄宗出身的似乎都带着点,只是表现方式各不相同而已。


  从这个角度延伸下去,好像紫荆衣反叛玄宗就有了合适的原因,当然不是什么恋爱脑的为了金鎏影,个人揣测是他本身认知与玄宗理念就有不可调和的冲突,玄宗主打观念应该是除魔卫道拯救苍生,对紫荆衣来说,苍生的死活根本无谓,如果他自个认同玄宗的救世理念,那救便救了,以后真成个正道栋梁也未可知,可当时道魔大战的环境,想不想得明白、认不认同都是赶鸭子上架,谁还能专门做个心理辅导啊,特别当时已经身为四奇之一,这种核心高层位置的弟子人潜意识就不会觉得他们想法有问题,都这个地位层次了还不愿意救世不是显得门派瞎了眼么?如果偏偏就是玄宗教育没能成功洗脑,那紫荆衣肯定会觉得为了苍生让那么多门人顶上前线送死简直搞笑,特别无视他的意见,自个儿还是被赶鸭子上架的一份子,这就碰到了他最不能忍的点,他可以凭意愿去干啥,但不能被逼着去干啥,而这话在玄宗当时的大环境下简直是大逆不道不能明说的,于是他憋着憋着就愈发意不平了,当时他和金鎏影的关系应该挺不错,金那点小九九小动作真不一定瞒得过他,估摸着他想想干脆来票大的,配合金勾结魔界推了给自个添堵的玄宗好了,反正纵观他的反派BOSS历程,一直奉行的都是我想干嘛就干嘛,谁挡我的路我就想法子搞死谁,不存在什么交情好不忍心之类的,看燕归人他够欣赏真心付出也算多的了,到了需要的时候不也说坑就坑么。


  我俩总结了一下,紫这种应该属于极端自我主义下产生的心理变态,他的意识中自身远凌驾于规则之上,而金鎏影刚好相反,他反叛的理由更多是一种寻求认同感失败而导致的心理失衡,相对紫荆衣,他可以说极其遵守规则,可是个人条件所限,当他发现遵守游戏规则无论怎么努力他都不可能做到最好得到认同,他下意识否认自己的能力不足,前面说了,这货习惯性自欺欺人,做什么都要先找个看得过去的借口,当不了奇首赭杉相让他觉得是瞧不起他,挣不来第一他干脆把怨气发泄口转移到苍和玄宗身上,于是他的反叛更像是一种极度遵守现有规则而无法实现自身价值的报复。


  然而,心气太高偏偏实力跟不上,他自己心里清楚又拒绝承认,骨子里其实是缺乏自信的,所以在发生什么预料之外事件的时候他总是先自我否决,这点在叛逃失去一切后变得愈发严重,当紫荆衣的谋划将他置于险境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无法再相信自己对紫来说是有价值的了,然后先入为主认定自己会被抛弃,干脆跟推玄宗似的先下手为强推掉紫荆衣,金的心态分析起来其实很有意思,虽然他一直都在背叛,而他本身却最不能容忍他人对自己的背叛,为了规避风险,他情愿提前毁掉所有不安定因素,这种性格细究起来简直矛盾的病态,逼死别人更是逼死自己。


  最后再想想那两句经典的“好友,你果真未曾了解吾”“你又何曾了解过吾”,先说紫荆衣那一句吧,很显然这句挺真情实感的,比起震惊愤怒寒心什么的,我觉得还有一种浓浓的无语在里面,就好像是“老子还没打算甩了你自个玩儿呢你这是作什么妖”,其实根据原剧发展看,之前紫荆衣已经预测到了自己的死亡,我不相信他没想过这事应验在金鎏影身上的可能性,但他觉得局面还在掌控中,金肯定会作妖,但不会这么快作妖,漏算了一个问天敌的催化因素,正常情况,没找到紫荆衣真正背叛自己的理由,按金鎏影磨叽的性格且得纠结好一阵,正因为他无比了解金,才毫无提防吃了这么个暗亏,随后毁桥估摸着也是觉得这下打金肯定打不死,不如用这一下膈应膈应金,这种出乎预料的情况足够让金纠结余生了,你害我死那你也别想舒服过,纯属死了也要爽一把的任性行为。


  而金那句“你又何曾了解过吾”,很多人都说是呛声,其实他根本看不懂紫,我觉得不是,他这句话放在当时环境下很有针对性,大概暗指的是紫自诩了解他,却没想过他会这么果断反目动手,能说出这话,他对紫的心理揣摩也算到位了,这货性格里全是槽点,但心思细致这个优势也无法掩盖,啥都是九曲十八弯地掰碎了琢磨,都琢磨了这些年还琢磨不出紫的行为逻辑,那他就可以蠢死算了,紫不可能让这么蠢的人成为好友及合作伙伴,他更成不了玄宗曾经最顶尖的一拨人。虽说金当不了第一,那也只是相对苍赭这俩学神而言,为人渣渣又BLX这些特质很容易让人对他太过轻视,拉仇恨值多了大伙就不能客观看待,但公平来讲,他也算得上一学霸,当反派的智商实力硬件标准绝对够,他的杯具在于总喜欢挑战一些自己根本不擅长的事,明明适合搞外交偏要去当领袖,用着儒家的逻辑去修道,拿弱点强碰人家优势,不被打成车祸现场简直对不住他的作死。


  有的没的扯了这么多,总结一下就是忽然发现对小紫的认知比较多年前几乎有了颠覆性改变,现在看来十足一个炫酷的心机反派Boy,业绩辉煌偏偏仇恨值还不高,也算是反派中的一股清流了,与之相对,阿金的苦逼程度又上升了好几个档次,连渣都渣得弱气多了,再这么发散下去,估摸着双桥我就不是推金紫而是紫金了,打住打住,不要多想,鹅米豆腐~



有些爱,逃不出天网恢恢——再记金鎏影与紫荆衣

沐悦悦:

       我也是疯了,这是我为金鎏影写的第三篇文章了,我从未为谁花费这么多笔墨,我觉得以后列本命墙头名单时可以把他加进去了。但我又自觉并没有十分地喜欢他,只是觉得他是个很有意思很能挖一挖的人,同时,也是因为,我发觉我对他的解读跟大部分人是不一样的,所以愿意再写一写。
      就好像,在同人里,双桥几乎是官配,其实双桥本来就是,紫荆衣本来是个女的,金鎏影的女朋友,因为偶是男的就改设定成为了一个男的,我并不在意他是男是女,我也并不在意他们是爱情还是同修之谊,我都广义的称呼为“爱”。大部分人,包括以前的我,我们都觉得双桥是相爱的,在玄宗,在双桥上,在我们看着的剧情里,但后来我再回顾,我又觉得不是。紫荆衣无疑是爱他的,尽管表现的有点傲娇,但是他的心,满满地只装着一个人,他聪明、活泼、自由,却终身被爱所困, 因为他爱着那个人,所以无论刀山火海,玄宗苦境,他去哪儿,他就跟着去哪儿。从他认定金鎏影开始,到他死,他从没后悔过一刻,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认为紫荆衣比金鎏影幸福的多,因为他全心全意地爱着金鎏影,他没有对不起金鎏影,即使死了,他也是安安心心地死去了,不是他亏欠了金鎏影,他的爱完满无缺,如同他的内心。而金鎏影,他得到了太多的爱,却依然无法填补内心的空洞,再多都不行,他的不安无法抹平,爱不能拯救他,只有死亡是他的解脱,被爱的人更加的痛苦。
       紫荆衣个性傲娇,嘴巴又厉害,其实是个很心软的人,他曾经跟金鎏影闹翻,自己出去创立了断极悬桥,虽然不肯跟金鎏影来往,却一直没停止注视着那个人,他的爱那么明显,只是金鎏影不在意。紫荆衣搬走,金鎏影没挽留,后来也没想过要去补救,直到卧龙行为五大神器重生,金鎏影问他可愿意回来,紫荆衣等金鎏影一句软话,等了多少年啊。金鎏影没有那么爱他,金鎏影对他的感情是很复杂的,金鎏影这个人的感情非常浅薄,给紫荆衣的已经是最好的了,然而这个好,也比不上赭杉军对苍的一半。所以我说金鎏影的内心是空洞的,他爱紫荆衣吗?爱的。紫荆衣无怨无悔地爱他,跟随他,不惜放弃一切和他在一起,他当然感动。金鎏影在玄宗不如意,苍赭总是压在他头上,他总是不平,只有紫荆衣从未放弃过他,一直站在他身边,他对紫荆衣,有知己之情;后来金鎏影叛离玄宗,导致玄宗几乎全灭,紫荆衣依然站在他的身边,他所做的每一件事,紫荆衣都跟他一起,他的黑历史,紫荆衣和他一起承担,他对紫荆衣,有感激之情;再后来,金鎏影和紫荆衣到了苦境,开始全新的生活,举目无亲,只有他俩相依为命,他对紫荆衣,有依赖之情。金鎏影对紫荆衣,并不纯然是爱情,他一生中最复杂的感情,全给了紫荆衣,但是,这还是不够。
       金鎏影最终还是为了自己,毫不犹豫杀掉了紫荆衣,世间唯一的紫荆衣,世间最爱他的紫荆衣,他下决心杀他,没有犹豫,也没有后悔。就像我以前分析过的,他下手时,已经不再爱紫荆衣了,无论以前有多少复杂的感情,最终都化为虚无。爱的时候,一颗心如江南小溪弯弯绕绕,不爱的时候,亦能如洪水漫天一般决绝。对金鎏影来说,他最爱的人,始终都是他自己,他爱紫荆衣时,是他偶尔愿意给的一点爱意,在他不愿意时,他就收回,任由紫荆衣出走,跟他自身的安危相比,对紫荆衣的爱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更何况,他还为紫荆衣受过伤,在那个时候,他就放弃继续爱紫荆衣了。问天敌说了什么不重要,他就是要杀紫荆衣,问天敌不说,他也要杀紫荆衣。“我不再爱你了,你大概也不爱我,那我干嘛要留你活着,你当初能为我背叛玄宗,现在当然也能背叛我,那我只好杀掉你了,我杀你,总比苍杀你好得多,这一战,就当是我们最后的告别。”金鎏影心里有千万个念头千万种想法,最终却动摇不了他要杀紫荆衣的决心。
       事实证明,金鎏影错了,紫荆衣至死都没放弃过后悔过爱他,而他却亲手毁灭了这世间最后的羁绊,从此茫然世路,是生是死,都只有他一人,哪怕再对上苍,也只有他一人,去迎接那必然的结局。金鎏影没有后悔过杀紫荆衣,但是紫荆衣死,他心里不是不难过,紫荆衣陪了他那么多年,最终却被他亲手所杀,只要不是铁石心肠,谁能毫无所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大抵是想不到,有一天我们会有这样不堪的结局。”他以云气护住紫荆衣的尸体,将他沉入万丈悬崖,让他一个人在这里,等待墨尘音来带他回家。这就是金鎏影给紫荆衣的最后的温柔。
      能从一而终地爱着一个人,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我们的爱里已经有那么多不堪,然而即将死去,再不用为你担忧,也不用去后悔我曾爱过你,这也是一种幸运,从紫荆衣选择金鎏影的那一刻起,命运早已注定,有些爱,逃不出天网恢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