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滅咩

【文野/乙女】22KISS

抽:

umm重发一遍,改了改(。)


今晚上自习没事翻文档看到了


记得上次写的时候是去年11月的时候


男神对你/你对男神两者皆有


ooc属于我,文风废是我,剧情垃圾也是我,文笔垃圾还是我


梗源于网络,侵删


==================








01.发(思慕)太宰治→你


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到房间里,落在了地板上。


太宰治按照自己平时的时间点起来了,他的旁边躺着熟睡的你,睡得很沉,但是意外的很敏感,只要触碰你,你就很容易被叫醒。


而现在太宰治用一只手支起脑袋侧卧看着你,另一只手则没事干的玩弄你的头发,还会小孩子气的扫过你的鼻,等你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带着埋怨的意思然后转过身背对他时,他就直接凑上去环住你的腰吻你的发,在笑盈盈的接受你的怨气。


 


02.额头(祝福&友情)国木田独步→你


在你结婚时还在试装间的时候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你正对着镜子琢磨自己化的妆好看不好看,然后你透过镜子看见了他,你喊了他的名字叫他为你琢磨琢磨。


国木田独步提了提鼻梁上的眼镜对你说:“这样就挺好的了。”


他将你转过来面对自己然后端详你的模样,接着伸手撩起你的刘海,在你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祝你幸福。”


“嘿嘿。”你笑的格外甜。


 


03.睑(憧憬)你→芥川龙之介


你是芥川龙之介的恋人这个消息只有部分人员知道,而你和他同居的事情也只有部分人员知道。


当你回到家中再一次看见疲累到直接睡在沙发上的芥川龙之介时你轻叹出声,把掉在地上的毯子捡起来,抖了抖然后盖在他身上。


你知道他越来越强大,而你也在跟随着他的脚步,你希望变得和他一样强大,你想要与他同行,你不想变成他的负担,你想站在他的身边同他看一样的风景。


你跪在地上戳了戳他的脸颊确保他不会醒来,凑上去吻了一下他的睑之后笑着看着他的睡颜,然后起身离开。


你明白你最开始对他不仅仅只有爱慕。


 


04.鼻梁(爱玩)江户川乱步→你


江户川乱步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有一件事就是在你身边坐下,有时候会故意给你出几道问题看着你一脸纠结却又好胜不问他的样子,然后会笑出声来,你承认这很孩子气。


然后有一次他想看你脸红的样子,就扳过你的脸,在你鼻梁上亲了亲。


然后不出所料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05.颊(亲爱/厚意/满足感)宫泽贤治→你


他会在吃完东西擦干净嘴在要睡之前亲吻你的脸颊,然后再一本满足的睡下。


 


06.唇(爱情)你→太宰治


  你经常会吻太宰治,吻他那张一看便是薄情人的薄唇,含着沉入深海昏暗的深不见底的爱意。


  


07.喉(欲求)你→中原中也


醉酒后的你比平时都要开放,而中原中也在醉酒后的你的眼里简直是毒药,某种催情素。


当他把你放倒在床上时你会扯住他的领子两人一块倒下。


中原中也把你抱好然后自己坐了起来,你撒娇似得要膝枕,你只要睁开眼就可以看见他的下颚以及喉结。


你看见他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酒杯以及红酒,你看见他喝下红酒时滚动的喉结,你看不见他在你起身时含住他的喉结时眼中掩饰不住的错愕,你看见他不顾红酒染红床单而与你缠绵。


十指相扣,从唇齿间泄露的娇吟。


这就是你欲求的方式。


 


08.颈动脉(执着)森欧外→你


森欧外在没有成为首领时还是身为首领的孙女的你的直属医生。


他喜欢幼女这是不用掩饰的事实,他喜欢你这也是不用掩饰的事实,而你不喜欢他也亦是如此。


当他吻住你的脖子处时你差点拿起枪一枪崩了他,接着你听见他说了两句话。


“这个地方是颈动脉。”用舌尖挑逗着。


“吻住这里的意思是执着。”所以你必须得喜欢上我。


 


09.后背(确认)中岛敦→你


他将你抱在怀里,力道有些大,你轻拍他的手,你知道他在害怕,他在害怕失去你,毕竟你刚刚在一场爆炸中逃生。


他指尖划过你的背部,上面有烫伤的痕迹,因为被触碰有些痛,你发出了细小的吸气声。


“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中岛敦有些着急。


“很难看吧?敦。”你抱着他脑袋靠着他的胸膛。


然后中岛敦没有回应你的话只是讲你转起来背对着他,然后你感觉到什么东西触碰着自己的背部,中岛敦隔着你的衣服亲吻你的背部,温热的体温透过衣物传达到自己唇瓣上,虽然有些害羞。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你转过身抱住了他,真是吓坏他了。


 


10.耳(诱惑)你→太宰治


在两人相拥恩爱手指触碰对方身体的时候你踮起脚尖轻咬着他的耳垂然后用舌尖点了点在亲了亲他的耳朵,手环着他的脖颈,脚有意无意的蹭着他的腿。


这么明显不用说也明白的吧?


 


11.手指(敬爱)中原中也→你


“你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女士。”


他执起你的手亲吻你的无名指时你笑着看着他。


“当然啦,先生。”


 


12.手掌(祈愿)与谢也晶子→你


看着躺在病床上狼狈不堪的你,与谢也晶子执起你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的手,你张开嘴想说什么时你看见与谢也晶子吻住你的掌心。


鲜血沾在唇上,吐出舌头舌尖舔了舔唇瓣,鲜血的味道是多么的熟悉,至少对于医生来说。


低头对上你的眸子。


“你会没事的。”在你打入药剂之前你听见她这么说


对,一定会没事的。


 


13.指尖(赞赏)太宰治→你


你透过镜面看到身后倚在墙上的男人,你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继续补自己的妆,最后你把化妆品放入包里他还一直看着你,他看着你的眼神里是遇到想捕猎猎物时的神采。


随后继续坐在梳妆台前的椅子梳着头发“我记得我没有叫服务生来打扫房间。”


太宰治轻笑“小姐色诱用的不错啊。”看了眼床。


你微微斜过身透过镜面看床上已经闭气的裸露男人,明明已经准备好进入高潮结果却被你反手捅了一刀,血还在不要命的流,早就染红了床单。


你看着那个你不认识的男人走到你旁边弯下腰执起你的手,在指尖留下一个吻迹。


“很厉害哦,小姐。”不知是夸赞你在床上的技术还是夸赞你的办事能力。


而你只是微笑低头在他干净的领子处留下猩红的口红印。


“谢谢你的赞赏。”


“如果下次有时间一起去殉情吧,小姐?”


 


14.腹(回归)与谢也晶子→你


接十二↑


你存活下来了,这是丝毫不用质疑的,毕竟那位把你从死亡边界拉回来的医生可是与谢也啊。


与谢也晶子掀开你的衣服下摆,看着你受伤的腹部,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轻吻你的腹。


“欢迎回来。”对着依旧属于昏迷状态的你讲道。


 


15.手背(欲望)芥川龙之介→你


你们两人睡在床上,他与你十指相扣,他将你的手背对着自己然后吻了下去,还伸出舌尖碰了一下你的手背,他扳过你的脸使你与他对视。


“做吗?”


你点了点头毕竟他眼中的神色实在是太明显了,你懂得那是什么眼神毕竟你也曾经有过。


那是欲望,想占为己有的欲望。


 


16. 腕(恋慕)江户川乱步→你


有一天他突然抓起你的手在你的手腕处吸吮一番,你吓得直接抽回手结果拍到了他的脸,你刚要问他有没有事时,他就带着埋怨的腔音对你说“你知道吻这里什么意思吗?”似乎是害怕你不知道是哪里还点了点你的手腕。


你一脸茫然的摇摇头。


结果你看见这个孩子气的男性直接站起来丢下一个‘笨’就走了。


你拿出手机搜了一下然后就捂住了脸,怎么办?脸好像好烫。


 


17.胸(所有)你→太宰治


欢爱过后的房间内还弥漫着欢爱的气息,你依偎在太宰治的怀里手不安分地摸着他的胸肌、腹肌,然后就传来了太宰治漫不经心的声音。


“小姐还想再来一次啊~”


“是啊”你支起身子压在他身上“不过这次我在上。”


在期间你曾在他的胸膛上吸吮着留下暧昧的印记,还指着印记说到:“这下子你是我的了。”我可不允许其她女人碰你。


 


18.腰(束缚)中原中也→你


眼前是不见光明的昏暗,你的身下是软绵绵的床垫,手与眼睛都被人布捂住了,你的心跳似乎在这片黑暗中变快了,挪动着身子做到了床边,脚触碰到了质量颇好的地毯,你有些高兴,因为你似乎碰到了地面,但是下一秒你的身子止不住的颤了颤。


有人跪在了你面前然后环住了你的腰,黑暗中人的感官难免会敏感些,然后令你想不到的是他撩起你的上衣侧过脑袋亲了你的腰,还不满足似得轻咬了一口。


“你是我的。”


“别想离开。”


 


19.腿(支配)国木田独步→你


国木田独步看着你脸上纠结的神色似乎在烦恼这什么。


于是他蹲下身在你裸露在外的腿部肌肤上如蜻蜓点水一般轻吻了一下,然后别过头,对你说:“咳咳...我不知道你在烦恼什么,不过...不过你愿意把你的余生交给我吗?”


你歪头笑了,看着国木田独步泛红的耳垂你清了清嗓子一脸豁然开朗的模样讲道:“我在烦恼要不要把余生交给你支配,不过你都这么问我了,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把余生交给你。”


 


20.胫(服从)森欧外→你


森欧外是个萝莉控而你凑巧又是大叔控所以你和他很愉快的搞在一起了。


“嘿嘿!大叔你说要是我喜欢上其他大叔了怎么办?”坐在书桌上晃着脚,你见森欧外没有理你你就打算踢他。


森欧外在你要踢到他时抓住你的脚,然后你直接发起了反抗,谁知道他对你说了句:“别动!”接着你被吼住了,闷闷的也不动了直到某个萝莉控亲了下你的小胫。


“诶诶诶!!!你亲这里的意思是叫我服从你吗?大叔!”


“直到你长大之前你都不能喜欢上其他男人。”对着自己的萝莉总有着莫名的执着的首领。


 


21.脚背


他是个足控十足的足控。


他喜欢你的腿、你的脚,当然他喜欢你的一切。


犹记第一次欢爱时的场景,他执起你的脚,左手划过小腿来到脚腕,不顾你颤栗的身子,一点一点在脚背上留下吻迹。


22.趾尖


接上↑


他开始向下,来到脚趾的地方,开始吻过每一个趾尖,抬头时眼中止不住的欲望可以将你溺死,当然那是对你的欲望。




END




(最后面那两条umm……纯属男你)



【王遗风x你】糖

強勢告白谷主!!
遺風谷主么么噠(雙手比心

魏琛的太太阿馥:

前面有一篇,戳头像有
没看过的朋友最好不要直接看这个。
前头有人说虐
我这就给个傻白甜出来
你就当平行世界的老王
我真是太踏马ooc了
_(:_」∠)_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大家图个热闹
毕竟有的男神不太好上
【听说老王年轻的时候挺风流的我想那啥功夫应该不错吧好像试试啊】















你最终得到了王遗风。
他服输了。
老王的身体非常好,一点也不像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看起来倒像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你知道他不是在乎容貌的人,所以也极少在他面前隐藏。
老王很少表现出感情,他看着你也极少流露出恋人间的眼神。
但是你知道,他眼里有你,因为对他而言,只要他讲出来的事,都是真的做得到的事。
恶人,又不是小人。
他没再要求你加入恶人谷,但你还是跟着他回了谷里。
夜里他去找你,一本正经:“我们不能成亲,名分许不了你。”
你躺在床上正在思考肖药儿到底会不会治死你,听到王遗风这么认真的说这件事,便笑嘻嘻的去牵他的手:“师父,你们恶人谷什么时候也讲究明媒正娶了?”
他犹疑着伸出手,缓慢的张开手指,轻轻地放在你头顶揉了揉。
“师父,我好像做了个梦。”你握着他温厚修长的手掌,抬眼看他。
“哦?”他垂眸认真的看你:“什么梦?”
“我梦到我死在枫叶泽的毒尸群中,师父就在山崖上低头看着我。”
“不会。”他坐下来,看着你的眼睛:“起码以后不会。”
你侧身靠进他怀里,笑着说:“师父看上去还年轻,却不知,身体可好?”
他由着你抱着他的腰身,认真的回答:“尚可。”
你“噗嗤”一声笑出来,仰着头问他:“师父你确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什么?”他疑惑的低头看你,却不防被你探过来吻了一下颈侧:“师父,我心悦于你。”
“我知晓。”他伸手摸了摸你的脸颊,忽而兀自笑道:“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嗯?”
他接着道:“我虽年老体弱,然多年习武,身体尚可一战。”
“师父。”你终于认真的握住他的手,用你这一生最诚恳的语气和表情对他说:“我虽不知小月……姑娘同你是如何的交情,只是我与她无可相比,你也不再是那年的王遗风。”
他看着你,一言不发。
你呼了口气,继续说:“我不知道你是否后悔当日带我回谷,但是既然我如此死缠烂打了,师父,我会好好活着。”
隐元会刚给你下了新任务,要你接了屠狼会的任务,你一问,原来是刺杀安禄山。
嗯,但也不算难,无非是在令狐伤苏曼莎等人手底下杀了一身好武艺的安禄山。
呵呵你们真看得起我。
但是任务下来了,你也不能不接,这种送死的活你不能告诉王遗风。
可也必须活着回来。
所以我们老王发现你不在的时候,你已经到了洛阳城,接头的老太监看了眼你的脸,别过头说:“姑娘,你会易容吗?”
“……”你抱着那颗人头问:“怎么他们又换了人悬赏了?这颗不行了?”
“不是。”他尴尬的笑着说:“您这样,人家会起疑心”
“哦。”你晓得他说你脸丑。
行吧,你就去易了个容,也没怎么改变,就把自己原先的脸露了出来。
闹着玩吗?真把自己脸划成那样,得多疼啊,就是个面具罢了。
这回老太监没话了,前头引着你往宫里走。
进宫的时候老太监悄咪咪的跟你说了一句:“见好就收啊。”
你认真的点点头。
要是见不着好我该跑也得跑啊。
然后果然没见着好,还让苏曼莎叮铃桄榔一顿打,要不是皮厚腿快,就牺牲在一线了。隐元会这种抠门的地方,活着才给钱,死了白死。
踉踉跄跄跑出城大轻功没飞几步,迎面来了个白衣的人影伸手将你拦下,见你两眼发虚便点了你的睡穴。
再醒来的时候是被熟悉的笛声叫醒的,你咬着牙喊:“师父啊……”
没人理,笛声也没停。
你这下带了哭腔:“师父啊我错了!您有话说话,打我骂我都成,咱甭吹笛子成吗啊?”
笛子声这回停了。
他背对着你,看背影都很可怕。
“师父……?”你颤巍巍的叫他:“我错了我不该骗你我就是怕你看见我这张脸再睹物思人不是有意的啊……”
他终于转过身向你看来,唇边隐隐有笑意:“你跑的挺快。”
“啊?”你懵了。
“我本以为,你跑不出来。”他声音里有些赞许之意:“再接再厉。”
……
“躺好休息吧。”他犹豫了一下,走到你身边俯下身,轻轻把唇印在你的脸颊:“明日再来看你。”
你的心炸了锅,没应声。
脑子里在疯狂的喊:“啊!!!他亲我了!!!老王亲我了!!!”
他见你没反应,便拍拍你的肩膀离开了。
你抱着被子,忍着疼打了两个滚方才舒缓了激动。
你一夜几乎都没睡着,临近天亮才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
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晃晃悠悠的马车上,你头枕着条大腿,抬眼一看,那个神仙似的人正在闭目养神。
“醒了就起来吧。”他闭着眼睛:“我们快回谷了。”
你乖乖坐起来,又蹭过去靠在他肩上:“师父,你不气我骗你吗?”
“为何而气?我并不真心希望你自毁容貌。”他语气很平淡。
你看着他的脸,还是同昨晚亲自己的人联系不到一起,只好默默的低下头拨弄他笛子的红穗儿。
到了恶人谷已经晚上了,你在车上睡的迷迷糊糊,隐约被人抱起来又被放下。
你的手下意识的拽住他的手,被他惯性一拉,你醒了过来。
睡醒了可容易撒娇,尤其是眼前的男人可是你的爱人。
你哼哼了两声,喊了一声:“师父,抱。”
你看到他眉毛抽了一下,走过来俯身将你抱住。
你满足的翻个身将他压在身下,然后茫然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我的娘喂我身子底下压的是谁?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你,开口说话了:“当日你问为师身体可好。”
“啊?”
他手按住了你的背,天旋地转,你被翻到了下头,他在耳边,声音低沉缓慢:“今日便教你看看,何为尚可。”

【江澄x你】药

跟你們說
金凌見了我要叫舅媽的!(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魏琛的太太阿馥:

昨天看了个云梦双杰的视频
舅舅真是,好难过啊。
他一直在失去
最终只剩下自己
好想抱抱他
也不管什么ooc了
他能再笑一笑
就很好了








江澄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最近一段日子总是在做噩梦。
你收起垫手腕的脉枕,叹了口气:“江澄,你思虑过重,再这样下去,莫说修仙,怕是寿数也有所折损。”
他低着头看你诊脉时留下的指印,苦笑着摇摇头:“你这是诊脉还是掐我?”
你被他梗了一下,不再说话,从案上拿起笔写了方子,又道:“这次加了醋柴胡,偏苦,你自己去抓些甘草甜嘴。”
他问:“能不能换个不苦的。”
“不能。”你看着他认真的说:“不苦你的病好不了。”
他若有所思,半晌,你将要出门时,听到他自言自语道:“为什么,都是苦的。”


转月,你来给他复诊,他状况似乎好了些,金凌偷偷告诉你,他心结解开了许多。
你点点头,夹着药箱进了屋。
他气色比上个月要好,可却不怎么笑,见你进门,便寒暄道:“劳烦你了。”
“有按时吃药吗?”你将手指放在他手腕上。
他点点头,又沉着脸:“委实苦了些。”
你被他逗笑,安抚道:“下次给你换换。”
他继续点头。
“近来还有噩梦吗?”你抬眼看到他头顶几根白色发丝,轻声问。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还做梦,不过不算噩梦了。”
“那就好。”
你给他诊了许久的脉,最终定下结论:“你如今已不需要用药,平日里忌生冷即可。”
他乖的很,还是点头。
你收拾东西,站起来对他讲:“江澄,病好了就别折腾了,我要回一趟姑苏,来日里有缘再见吧。”
他看着你,像是想说什么,却只是“嗯”了一声,便不再做声。
你疑惑他的态度,却也没多想。
你回姑苏是为了你的婚约,爹爹给你定了门亲事,你须在订的日子之前赶回去,阻止这场莫名其妙的姻缘。
你知晓江澄并不在意你,可婚姻一事,对你而言,若是不能同喜欢的人一起,那还不如没有。
到底也没能赶上爹爹的速度,等你回去之后,便迎头一句:“下月初五成亲。”
打得你喘不过气。


夜里起了雾,你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睡不着,最终还是爬起来提了剑出去瞎转。
“金凌!你当心些!”你听到思追的声音,像是在夜猎的样子。
走近发现,果然是这两个孩子,带着鬼将军。
你刚要开口,便见地上窜起一条巨蟒,盘曲着向前。
几乎同时,你护住了金凌,温宁挡在思追面前。
很不幸,温宁身上只留了个牙印,而你被蛇尾抽在了背上,差点疼昏过去。
紫色的电光划破了漆黑的夜色,来人衣袂纷飞,让你一时有些惶然无措。
他同温宁一起制服了巨蟒,两人又按着惯例打了一回,才想起来关心一下你的伤势。
金凌坐在你旁边小声地说:“舅妈,你别难过,舅舅马上就过来了。”
你尴尬的看着他,感觉马上就要晕过去了。
江澄走过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金凌,才俯身看你:“你怎么样?”
“你看我现在好吗?”你脸色已经很是苍白,为了说这句话,憋着的一口血也涌了上来。
晕过去之前,你看到江澄开始慌乱的表情,心里暗道:“可以,他还是有点情商的。”
再醒来的时候,大约已经转了一日,阳光照进来有点刺眼,你抬手去挡,被子却被什么压着。
低头一看,是黑黑的头顶,一只手还握着你的手指。
你握握手指,那团紫色很快便动了动,江澄抬起头,探寻的看向你,却猛然想起什么,蓦的松开了手,讪讪地开口:“你醒了,还痛吗。”
你看着他,手心里突然空了下来,空的你难受,再回过神时,眼泪便扑簌而下。
他慌了手脚,向来只见你疏朗大方,可这样子望着他,满眼的悲伤却让他痛的难以呼吸。
“果然还是很痛吗?”他慌张的凑近了一些,看你面色依旧苍白,便慌张的要去喊大夫。
“江澄。”你叫住他。
他回头:“我在。”
“你抱抱我……好不好?”
他的身形有些僵硬,良久,垂了头走过来,高大的身躯覆上来,将你紧紧的抱进怀里。
好暖。
你伸手搂住他的腰,双手还未合拢便松了下去。
啊,真是糟糕,又要晕过去了。


“囡囡啊,你就安安心心嫁了吧,你同那江宗主绝不是同一路人。”爹爹还在试图让你心里舒服些:“你的未婚夫婿虽没什么权势也不那么俊,可性子好,并不似那个人那么暴戾。”
你蜷在椅子上吃点心,漫不经心的点头应和:“好好好,是是是。”
他看你一眼,叹了口气,摇摇头离开了。
外面阳光很好,你扶着门站了一会儿,兀自笑了出声。
那日你又醒来后,江澄已经离开了,家里小土狗摇着尾巴跑进来,咬住你的裤脚,很专心的咬。
你笑着蹲下看它,笑着笑着,眼泪便下来了。



十月初五,宜嫁娶。
你的嫁衣是你亲手做的,很小的时候开始,被娘亲引着从一块红布开始,慢慢的做成现在的样子。
你一直梦想着嫁给一个芝兰玉树的男子,后来,那片剪影便成了江澄的模样。
可你终究要嫁给别人了。
而江澄,他只是……很善良吧。
因为你救了他的外甥,所以……满足了你的愿望。
不是啊江澄,其实我的心愿是能嫁给你。
哪怕,你不喜欢我。



盖头下红红的一片,你闭着眼睛坐在轿子里晃晃悠悠地想,好吧,就这样吧。
一切到此为止。
来日若见到江澄,兴许还能大大方方的讲一句:“我夫君待我极好呢。”
轿子停下来,你的夫婿伸出一只手扶着你下来,你捏了一下那只手,同江澄的有些像。
你那未谋面的夫婿似乎还很自来熟,轻轻的回握了你的手指。
一路迈火盆拜天地,你被引着进了房,坐在那儿有些遗憾的想,怎么这么顺利。
你向来是个坐不住的,等你再睁眼的时候夜已深了,开门的声音惊醒了你。
你从盖头下看到一双靴子向你走过来,脚步有些不稳,你闻到很浓郁的天子笑的味道,他停在你面前,声音喑哑的笑了一声。
你认了命般的没有动,直到一只手掀开了你的盖头,你慢慢抬起头。
……
“江澄?”你叫了一声。
他喝的有些晕,走上前,将你拢在怀里轻轻蹭了蹭:“你应当唤我夫君。”
“怎么回事?”你推了推他。
他小小声的嘟囔:“我把之前那个赶走了。”
“什么?”你难以置信:“你是土匪吗?”
他迷蒙而委屈的抬头:“夫人不喜欢我吗?”
你捂着心脏揉了揉他的头发,叹口气:“喜欢。”
他便笑开了,不设防的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像个小孩子:“那就好。”
你拍拍他的手,轻声说:“来,松开手,我去给你倒点水。”
他抱着不松手,嘟嘟囔囔:“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是你的。”你安抚他:“我去给你倒水,醉的不难受吗?”
他摇摇头:“失去,才难受。”
你叹了口气,回抱住他:“不会了。不会再失去了。”
他点点头,安心的呼吸着你身上的味道。
却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微微笑着,眼神清明。




很久之后,江澄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并不是每一个治病的药都是苦的。”
你扶着大肚子伸手去探一朵花,回过头问他:“什么?”
他笑出来两个梨涡,摇了摇头,伸手把那朵花插在你的鬓角。












我有一句话,大概有点虐


江澄就连表达爱意也要装醉


因为害怕被拒绝了没有台阶下

【剑三/男神x你】三行情书

白椴:

晚安曲
深夜的时候
最适合来说情话
即使你不会信



丐帮
想和你一起回总舵
想每天带你飞高高
想要你



天策
这后背和长枪给了大唐
但是
我的拥抱和心永远给你



纯阳
姑娘难道不觉得
你不在之后的华山
有点冷?


藏剑
傻瓜
我除了这金银玉石
不还有你吗



万花
每一次大战
听风都挂给了你
你确定不跟我走吗


唐门
如果我为你摘下面具
不对你biu biu biu
你会愿意和我啪啪啪吗


fin.

[剑三/男神x你]各门派成男给你的告白①

承包我大東都總攻府!!

宵旬: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


>天策


昏暗的室内烛光摇曳闪烁,在暖光的映衬下,他麦色的肌肤显得极富光泽。看着那健硕的身体上斑驳的伤疤,你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定疼死了,你要是觉得痛就说出来啊,别忍着。”你一边为他上药一边说道,语气中满是关切。


沾了伤药的纱布在伤口上摩挲,你不敢太用力,生怕会让他感到疼痛,所以只慢慢移动着,有时还会轻轻往他伤口上吹上几口气为他减轻痛苦。


在你擦到他胸前的伤口时,他突然握住了你的手,你原以为是自己下手太重,刚想开口道歉,不料他却先开口道:“有些话其实早就该说,但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我披巾戴甲捧一泓热血,守得大唐安康,但我卸下甲胄,也定会护你一世周全,所以,你要给我个机会吗?”


>藏剑


叶家的这位少爷一向都是一副无忧无虑玩世不恭的样子,现在的他也不例外,正一脸灿烂地坐在你身侧矮树的枝干上。


在这样阳光和煦温暖的天气里人就会变得慵懒起来,你百无聊赖地坐在木桩上,抬头望了望天,发现阳光有些耀眼,然后便把视线转向了比阳光还要耀眼的他,然而正巧对上他看向你的目光,你们就这样对视了许久,最终由于你忍受不了这种暧昧的气氛,率先开口:“干嘛看我看那么认真?”


“因为你好看。”他不假思索地说道,这令你有些羞赧地别过了头,没想到他竟然反问道,“那你干嘛看我看那么认真?是不是也因为我好看?”


“你想太多,我只是没见过那么多金银玉石罢了。”


“是么?”他抿了抿嘴,轻巧地从枝干上一跃而下,然后走到你的面前。


你只见他在你跟前缓缓蹲下,然后开始取下自己的链子,脱下手上的戒指,一件件放到了你的大腿上,然后笑道:“都给你,好好看个够。”


正当你惊异于他的举动的时候,他又做了一件更令你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一把扯过你的手按在自己心口,隔着衣料你能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以及心脏的搏动,他保持着这样的动作凝视着你,眼神异常的认真,过了片刻,他缓缓开口:“除了这些金银玉石,你也还没见过我的真心呢,不如一并取了去?”


“不许说不。”见你面若红霞,他又补充道。


>五毒


此刻你的内心有些慌张,因为他正一脸愁容地仰卧在榻上,似乎精神也不太好,这可是平时从未见到过的,于是忙去询问他发生了什么。


“我中了一种不得了的蛊毒。”那张生得比女人还好看的脸上带着一丝苦闷,他捂着心口喘着气,好像真的十分难受的样子,“最近这毒越来越厉害,一旦发作我就觉得心慌头疼,茶不思饭不想,就连入眠都很难,你要不要帮个忙救一条人命?”


见他这样说,你更加紧张,轻声说道:“我当然想帮!可是...可是你是这一带最有名的毒医,连你都没有办法,我...我要怎么做才可以呢...”你走到了他身边,声音里都带上了一份无力感。


“其实解药很简单,不过是中原地区的一味神药....”


“是什么?你告诉我,我立马回去找。”原来是这样,他这个身体状况的确无法动身,那就由自己来帮他吧。


“不用找。”他突然用力拉了你一把,你一个中心不稳便跌坐在他身边,他顺势按下你的头在你唇上落下一吻,“解药拿到了。”此刻的他眼中满是笑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虚弱。


“你.....!”你羞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觉得心跳澎湃得如同要裂开一般,捂着嘴一心想要逃开,可他却不遂你的愿,环住了你的腰。


“我中了你的情蛊,脑海里全都是你,只要离开你就会浑身难受,你就是那唯一的解药,所以你就一直留在我身边,陪我过这一辈子吧。”一双凤眸中满是深情,就如同那潭水一般深邃,深深地吸引着你的目光,也吸引着你的心。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