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滅咩

【王遗风x你】糖

強勢告白谷主!!
遺風谷主么么噠(雙手比心

魏琛的太太阿馥:

前面有一篇,戳头像有
没看过的朋友最好不要直接看这个。
前头有人说虐
我这就给个傻白甜出来
你就当平行世界的老王
我真是太踏马ooc了
_(:_」∠)_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大家图个热闹
毕竟有的男神不太好上
【听说老王年轻的时候挺风流的我想那啥功夫应该不错吧好像试试啊】















你最终得到了王遗风。
他服输了。
老王的身体非常好,一点也不像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看起来倒像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你知道他不是在乎容貌的人,所以也极少在他面前隐藏。
老王很少表现出感情,他看着你也极少流露出恋人间的眼神。
但是你知道,他眼里有你,因为对他而言,只要他讲出来的事,都是真的做得到的事。
恶人,又不是小人。
他没再要求你加入恶人谷,但你还是跟着他回了谷里。
夜里他去找你,一本正经:“我们不能成亲,名分许不了你。”
你躺在床上正在思考肖药儿到底会不会治死你,听到王遗风这么认真的说这件事,便笑嘻嘻的去牵他的手:“师父,你们恶人谷什么时候也讲究明媒正娶了?”
他犹疑着伸出手,缓慢的张开手指,轻轻地放在你头顶揉了揉。
“师父,我好像做了个梦。”你握着他温厚修长的手掌,抬眼看他。
“哦?”他垂眸认真的看你:“什么梦?”
“我梦到我死在枫叶泽的毒尸群中,师父就在山崖上低头看着我。”
“不会。”他坐下来,看着你的眼睛:“起码以后不会。”
你侧身靠进他怀里,笑着说:“师父看上去还年轻,却不知,身体可好?”
他由着你抱着他的腰身,认真的回答:“尚可。”
你“噗嗤”一声笑出来,仰着头问他:“师父你确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什么?”他疑惑的低头看你,却不防被你探过来吻了一下颈侧:“师父,我心悦于你。”
“我知晓。”他伸手摸了摸你的脸颊,忽而兀自笑道:“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嗯?”
他接着道:“我虽年老体弱,然多年习武,身体尚可一战。”
“师父。”你终于认真的握住他的手,用你这一生最诚恳的语气和表情对他说:“我虽不知小月……姑娘同你是如何的交情,只是我与她无可相比,你也不再是那年的王遗风。”
他看着你,一言不发。
你呼了口气,继续说:“我不知道你是否后悔当日带我回谷,但是既然我如此死缠烂打了,师父,我会好好活着。”
隐元会刚给你下了新任务,要你接了屠狼会的任务,你一问,原来是刺杀安禄山。
嗯,但也不算难,无非是在令狐伤苏曼莎等人手底下杀了一身好武艺的安禄山。
呵呵你们真看得起我。
但是任务下来了,你也不能不接,这种送死的活你不能告诉王遗风。
可也必须活着回来。
所以我们老王发现你不在的时候,你已经到了洛阳城,接头的老太监看了眼你的脸,别过头说:“姑娘,你会易容吗?”
“……”你抱着那颗人头问:“怎么他们又换了人悬赏了?这颗不行了?”
“不是。”他尴尬的笑着说:“您这样,人家会起疑心”
“哦。”你晓得他说你脸丑。
行吧,你就去易了个容,也没怎么改变,就把自己原先的脸露了出来。
闹着玩吗?真把自己脸划成那样,得多疼啊,就是个面具罢了。
这回老太监没话了,前头引着你往宫里走。
进宫的时候老太监悄咪咪的跟你说了一句:“见好就收啊。”
你认真的点点头。
要是见不着好我该跑也得跑啊。
然后果然没见着好,还让苏曼莎叮铃桄榔一顿打,要不是皮厚腿快,就牺牲在一线了。隐元会这种抠门的地方,活着才给钱,死了白死。
踉踉跄跄跑出城大轻功没飞几步,迎面来了个白衣的人影伸手将你拦下,见你两眼发虚便点了你的睡穴。
再醒来的时候是被熟悉的笛声叫醒的,你咬着牙喊:“师父啊……”
没人理,笛声也没停。
你这下带了哭腔:“师父啊我错了!您有话说话,打我骂我都成,咱甭吹笛子成吗啊?”
笛子声这回停了。
他背对着你,看背影都很可怕。
“师父……?”你颤巍巍的叫他:“我错了我不该骗你我就是怕你看见我这张脸再睹物思人不是有意的啊……”
他终于转过身向你看来,唇边隐隐有笑意:“你跑的挺快。”
“啊?”你懵了。
“我本以为,你跑不出来。”他声音里有些赞许之意:“再接再厉。”
……
“躺好休息吧。”他犹豫了一下,走到你身边俯下身,轻轻把唇印在你的脸颊:“明日再来看你。”
你的心炸了锅,没应声。
脑子里在疯狂的喊:“啊!!!他亲我了!!!老王亲我了!!!”
他见你没反应,便拍拍你的肩膀离开了。
你抱着被子,忍着疼打了两个滚方才舒缓了激动。
你一夜几乎都没睡着,临近天亮才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
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晃晃悠悠的马车上,你头枕着条大腿,抬眼一看,那个神仙似的人正在闭目养神。
“醒了就起来吧。”他闭着眼睛:“我们快回谷了。”
你乖乖坐起来,又蹭过去靠在他肩上:“师父,你不气我骗你吗?”
“为何而气?我并不真心希望你自毁容貌。”他语气很平淡。
你看着他的脸,还是同昨晚亲自己的人联系不到一起,只好默默的低下头拨弄他笛子的红穗儿。
到了恶人谷已经晚上了,你在车上睡的迷迷糊糊,隐约被人抱起来又被放下。
你的手下意识的拽住他的手,被他惯性一拉,你醒了过来。
睡醒了可容易撒娇,尤其是眼前的男人可是你的爱人。
你哼哼了两声,喊了一声:“师父,抱。”
你看到他眉毛抽了一下,走过来俯身将你抱住。
你满足的翻个身将他压在身下,然后茫然了。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我的娘喂我身子底下压的是谁?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你,开口说话了:“当日你问为师身体可好。”
“啊?”
他手按住了你的背,天旋地转,你被翻到了下头,他在耳边,声音低沉缓慢:“今日便教你看看,何为尚可。”

评论

热度(134)